<menu id="wz05k"></menu>
<th id="wz05k"></th>
<center id="wz05k"></center>
<th id="wz05k"></th><object id="wz05k"><nobr id="wz05k"><sub id="wz05k"></sub></nobr></object><nav id="wz05k"><video id="wz05k"><progress id="wz05k"></progress></video></nav>
  • <th id="wz05k"><sup id="wz05k"></sup></th>
  • <th id="wz05k"><option id="wz05k"></option></th>

    1. <listing id="wz05k"></listing>
      <code id="wz05k"></code><th id="wz05k"><option id="wz05k"></option></th>

      <pre id="wz05k"><nobr id="wz05k"></nobr></pre>
    2. <big id="wz05k"><nobr id="wz05k"></nobr></big>
    3. 先進制造業知識服務平臺
      工信部產業技術基礎公共服務平臺 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范平臺

      《2019年自動駕駛成熟度指數報告》


      2020/3/16 14:24:46

      近期,知名調研機構畢馬威(KPMG)發布了2019年最新的各國自動駕駛成熟度指數報告(2019 Autonomous Vehicles Readiness Index)。報告評估了25個國家對自動駕駛汽車部署的準備情況。除轎車外,也全面介紹了客運和貨運自動駕駛車輛在各國的部署情況。在改造公共交通方面,AVS可能和私家車一樣重要,公共交通供應商將從按固定路線、固定時間運營的傳統公共汽車服務轉向按需自動服務。貨運也將是另一個率先采用自動駕駛技術的行業,一些國家正在建立公路運輸“卡車車隊”,在港口等封閉環境中,AVS的應用前景也很大。

      image.png

      各國物流和卡車運輸基礎設施質量評價(前5)

      荷蘭

      荷蘭無疑是自動駕駛領域的領導者。首先,其道路網絡承載流量大、維護良好,被全球經濟論壇(WEF)和世界銀行評為最佳。它還有迄今全球密度最高的電動汽車充電站點,在自動駕駛投資、研發和創業方面表現積極。

      荷蘭政府在努力提高安全性和加強法律框架的同時,荷蘭政府還專門調查了自動駕駛車輛在貨運與物流方面的使用。計劃在國際公路上有數十輛無人駕駛送貨卡車緊密合作。在2018年3月的一次演講中,荷蘭基礎設施部長Cora van Nieuwenhuizen表示,荷蘭將與德國和比利時合作,在阿姆斯特丹到安特衛普和鹿特丹到魯爾河谷的“郁金香走廊”沿線引入“卡車車隊”,車隊至少由100輛卡車組成,最終實現貨運車輛的自動駕駛。她還表示,她將致力于使用5G技術連接車輛,并安裝1200個智能交通燈。荷蘭畢馬威汽車行業負責人Loek Kramer認為:“荷蘭正在將其AV的投資放在卡車車隊、機場公共交通和港口集裝箱運輸等的項目上。荷蘭正在謀求公路運輸領域AVS的機會,而不僅僅是在小轎車領域。

      新加坡

      新加坡將該國定位為自動駕駛發展中心,正在部署模擬城市試驗平臺和無人駕駛公交車計劃。2017年11月31日,在南洋理工大學開設了自動駕駛的測試與研究中心,其中包括公共汽車站、交通燈、摩天大樓、灑雨機等設施。

      新加坡還宣布,從2022年起,在非客流高峰期和按需通勤時,將無人駕駛巴士投入Punggol、Tengah和Jurong創新園的通勤運營。2018年11月,新加坡國立大學肯特嶺校區的一家公交運營商宣布,自動駕駛班車服務將在2019年3月開始為期一年的試用期,并在實際道路上運營,但僅在初步測試完成后才可載客。

      挪威

      在2018年1月份AV測試合法化之后,已經有幾個城市提供無人駕駛小型公交服務。5月,斯塔萬格運輸公司獲得了無人駕駛小型客車的運營權,2018年6月至12月,該公司在Forus提供免費服務。然而,最初的規定意味著,船上始終有一名員工可以踩剎車,只允許6名乘客,最高時速為7.5英里/小時(12公里/小時)另外,挪威也正在進行自動駕駛卡車的隊運輸。

      Ruter是奧斯陸的公共交通服務提供商,于2018年10月宣布與丹麥公司開展測試,目標是到2021年使用50輛自動駕駛小型客車。

      奧斯陸的公共交通提供商魯特(Ruter)于2018年10月宣布,將與一家丹麥公司開始類似的測試,其目標是到2021年在其他地方使用50輛這樣的小型公共汽車,國家公路管理局一直在測試,挪威北部的自動卡車車隊和自動出租車的飛行員將于2019年開始。

      此外,國家公路管理部門一直在測試連貫的自動卡車運輸。挪威北部和自動出租車的測試項目將于2019年開始。挪威在該領域擁有專門應用的專業供應商。這項工作體現挪威在技術和創新支柱方面的強勁表現。

      挪威在消費者接受度方面表現也非常亮眼,用戶對自動駕駛技術的反饋非常積極。技術和創新領跑多個國家。政策上,慷慨的減稅、免稅,無不體現了該國政府對此技術應用的支持。

      瑞典

      在自動駕駛采用程度方面,瑞典是僅次于挪威的國家。瑞典已經開展了充電公路、AV卡車和無人駕駛公交的測試,旨在2019年推出相應立法。

      2018年4月,瑞典開通了全世界第一條“充電公路”,這條公路在阿蘭達機場附近,長達2公里。瑞典丹麥郵政公司PostNord的一輛電動卡車在機場和12公里外的物流中心之間運輸時用它自動充電。這是瑞典的長期能源戰略和應對氣候變化的重要步驟,瑞典保證要在2030年完全棄用化石燃料。瑞典此條充電公路證明,長途駕駛領域,電動交通工具使用起來也很便捷。

      瑞典AV卡車制造商Einride和德國辛克物流公司(DB Schenker)宣布,兩家公司獲得監管部門的批準,允許一輛全電動、自動駕駛卡車——“T-pod”在公共道路上運送貨物。這將成為全球第一輛獲準在公路上進行商業化運營的全電動、自動駕駛卡車。

      芬蘭

      芬蘭正致力于讓無人駕駛車輛在冬天的條件下工作,以及提供自動公交服務,并將道路上的黃線重新粉刷成有利于無人駕駛車輛的白色。

      通過研究自動駕駛系統如何處理結冰的道路和軌道。2017年12月,政府研究機構VTT展示了其汽車Martti在冰雪覆蓋的道路上進行自主駕駛,并已將5G技術應用到該車輛上。以后還將研究在軌道上和夜間、野外進行自動駕駛。另外,瑞典卡車制造商斯堪尼亞(scania)在結冰條件下試驗自動駕駛卡車車隊,以及在北部城鎮歐洛(oulo)建立5G網絡,供VTT等組織進行AVS測試。

      無人駕駛小型公交是芬蘭的優先發展項目,赫爾辛基交通管理局(Helsinki transport authority)自2015年開始試點,當時它推出了一項從火車站出發的免費臨時服務。2018年5月,該市試行了一種常規的“無人駕駛巴士”服務,由一名非駕駛人員運營。計劃在2021年引入商業上可行的無人駕駛巴士服務。與此同時,芬蘭當地的AV公司Sensible 4正在開發一種能在芬蘭嚴寒的冬天工作的自動駕駛小型巴士。該公司最近與日本設計師無印良品(Muji)合作開發了一款全天候的AV公交車Gacha。

      德國

      德國強大的汽車工業為德國提供了強大的基礎。在世界銀行一項以物流和卡車運輸為重點的道路基礎設施指標測評中,德國也是得分最高。幾個強州都在研究自動駕駛系統,在北萊茵-威斯特伐利亞州,包括Cologne和Düsseldorf,已經建立了一個ZukunftsnetzMobilit?t(移動的未來)網絡,以支持市政當局推廣AVS。柏林和勃蘭登堡(首都周圍的州)都在分析AVS研發的市場應用。柏林、漢堡和法蘭克福的公共交通提供商以及德國鐵路公司(Deutsche Bahn)正在一系列環境中測試自主公交車,在全國建有20多個AV測試點。

      阿聯酋

      阿聯酋得益于良好的道路質量和消費者對AV的高評價,但在數據共享、AV業務和專利方面表現不佳。the Lower Gulf畢馬威基礎設施金融全球主管合伙人Ravi Suri說“隨著迪拜對技術創新的熱情,特別是對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的探索,阿聯酋已經做好了在未來做得更好的準備,這些技術應該能夠引入AVS。”

      自2010年以來,阿聯酋阿布扎比新建的馬斯達爾市已通過其個人快速運輸系統(PersonalRapid Transit)運送了200多萬人,該系統在專用導軌上運行。2018年10月,該市推出了常規AV小巴服務,并計劃在2019年再推出7輛。

      韓國

      2018年12月10日,韓國開放了K-City,這是一個配備5G技術的實驗性城市環境,由韓國電信運營商KT和韓國交通安全局在華城建造,專注于測試商業化3級AVs。雖然商業化3級AVs具備先進的自動化駕駛性能,但仍然需要一個人力司機在需要時進行操作。去年11月,KT在仁川機場測試了一輛自動駕駛巴士,包括換車道和在紅綠燈處停車。

      法國

      無人駕駛的小型公共汽車已經在巴黎西部的一個辦公區La d_fense的步行區周圍運送乘客。法國政府希望通過預計于2019年生效的法律變更,看到更多此類服務。法律的變化將允許AVS的駕駛員待在車外,并將解除他們對軟件激活時發生的事故的責任。這些變更是2018年5月法國公布的AVS國家戰略的一部分,該戰略還考慮了安全、公共支持、數字基礎設施的發展、數據交換方式和整個運輸生態系統。“我們預計這些法律變化將有助于新的實驗。”法國畢馬威汽車主管合伙人勞倫特?德斯?普萊斯(Laurent des Places)表示。在巴黎和魯昂和里昂等其他城市,法國已經有50多個AV測試點,其中有的測試點聲稱是2016年9月以來世界上最早提供自動公共交通服務的。

      另外,客運和貨運領域自動駕駛的應用將有助于克服一些國家駕駛員日益稀缺和成本增加的問題,自2013年以來,美國駕駛員在國家非常規路線上的平均工資上漲了15%。但也有一些人擔心駕駛工作的迅速消失。然而,自動駕駛技術替代專業駕駛人員將是漸進的過程,雖然軟件開始取代駕駛人員,但仍需要人進行近距離操控。

      報告還表示,中國測試創新技術的環境比世界上其他地區“更寬松”。盡管中國國內有很多自動駕駛汽車公司,但是中國仍在自動駕駛汽車技術發展方面落后。中國政府可以加大在通信基礎設施的投入,來推動自動駕駛汽車的采用。

      附:各國排名榜單及得分情況:

      報告中,排名前五的有荷蘭、新加坡、挪威、美國和瑞典,中國排名第20。

      image.png



      來源:KPMG:2019 Autonomous Vehicles Readiness Index(編譯:張桂玲)

      網站刊登的文獻翻譯均為先進制造業知識服務平臺原創翻譯,如需轉載本文,請注明來源。

      1.2019-autonomous-vehicles-readiness-index.pdf




      玩彩彩票